长醉

陆煌劫镖日常 Chapter.8

又是风和日丽的一天,陆煌在龙门反劫镖和巴陵搞事之间纠结了下,决定先回明教撸猫。【。】
知道这个消息的妃妃瞬间炸毛了。妃妃表示,我让不让你摸那是我说了算,但是摸别的猫那是不可能的!你这个花心滥情的失格铲屎官!
于是神行cd在成都搭车的陆煌就这么被妃妃堵住了。
最近唐不苦有事,妃妃暂时送了回来,赖在小师妹的摊子吃得油光水滑。
接受着妃妃“爱之鞭挞”的陆煌完全不知道自己被扣上了多么大的一顶帽子,只是想着这么久不见妃妃果然还是想他的一见面这么热情……
陆月:MDZZ
说到唐不苦,他最近被悬赏了。
听到这个消息陆煌还惊讶了下:就唐不苦那个一言不合就动手的性格居然没被悬赏过?!
眼见着陆煌带着妃妃回明教撸猫的惨剧即将发生,陆月还是好心地提了个醒,
“你没事儿干干脆去唐门挖宝吧,藏宝洞的装备最近有人在收。”

于是,这就是陆煌在唐门遇到唐不苦的前因。
唐不苦也是没想到在问道坡发个呆就能碰到熟人,看到那因为一些孽缘而渐渐熟悉的一人一猫,唐不苦觉得烦闷了几天的心情意外平和了下来。顺了顺妃妃被陆煌摸得乱七八糟的毛,想到陆煌业务不熟到跑到人烟稀少的问道坡来挖宝,唐不苦抱起妃妃,邀请一脸受宠若惊的陆煌组队。
唐不苦喊来了两个同门,一个同门自带毒奶情缘。三个人看到陆煌的时候都愣了一下,显然是没想到唐不苦怎么认识的敌对势力的明教还一起挖宝。
唐不苦介绍了下人后就各自分开行动了,队伍里的炮萝默默跟着陆煌,陆煌想了下是不是该给根糖葫芦,就听到炮萝小心翼翼地问他:“你是不苦哥哥的情缘缘吗?”
啊?你刚说啥?
陆煌就摸糖葫芦的姿势愣在原地。
小炮萝不知怎么从陆煌的怔愣中得出了肯定的意思,当即眼中就浮起了水雾:“那之前不苦哥哥被坏人欺负的时候你怎么不帮他!”
事情还得从劫镖说起。
唐不苦依旧是特别正义特别浩气长存地义务护镖,这天遇到一个追着秀秀砍的盾娘,唐不苦自然是二话不说挡了上去。拿着橙武的盾娘也抵不住有秀奶加持的唐不苦,躺在地上的盾娘大骂了一堆******,虽然劫镖不道德,但挡不住人家心里有“正义”啊!唐不苦像往常一样把人当灰色物品和谐了,不过突然想了下很久不见陆煌了,不知道在哪儿劫镖……
本来这件事就像日常一样平淡,如果不是被堵在复活点轮了几次见到那眼熟的“******”,唐不苦根本想不起这事。
也不知道盾娘是怎么跟她的亲友讲的,反正唐不苦只要被这伙人抓到就必定被埋复活点,连日常都做不了的唐不苦只能顶着金字回唐家堡避一避。
陆煌心情复杂地用糖葫芦把小炮萝哄走了,连“情缘缘”的称号都忘了摘一下。
陆煌很难形容听到唐不苦被埋被欺负时心里那种愤怒和难受,也许还有好多被无意忽略的心疼。
一下午在陆煌心不在焉的一挖一个藏宝洞中过去了,陆煌都没敢怎么看唐不苦的脸。不过走之前陆煌瑟瑟地跟唐不苦商量要不要去明教撸猫,没用得差点在唐不苦点头的时候喜极而泣。
离开唐门想着唐不苦的事,觉得这种时候就该去找小师妹商量的陆煌,结果就在成都看到了小炮萝故事中熟悉的盾娘……

这是知道前因后果后在大唐监狱探监某主城杀人的喵的陆月:MDZZ! “大丈夫不能言而无信,所以你能不能替我带不苦去明教逛逛?”并没有捡肥皂自觉的陆煌眼巴巴地拜托小师妹,“你看不苦被人欺负肯定心情不好,有人陪有猫撸一定能让他好受些。”
陆月倒是很奇怪地看了陆煌一眼:“你什么时候跟唐不苦这么好了?”
陆煌表示正义如我路见不平一声吼而已废话这么多你倒是帮忙啊。
走之前陆月还是提醒了下陆煌:你一个人杀能杀她个几回?而且人家现在是放话要你不得好死呢,话说唐不苦的帮会还没反应呢。


tbc

陆煌劫镖日常 chapter.7

篇没有唐不苦




如今的天下,恶人独大,身为恶人的陆煌却相当不高兴。【王叔叔表示想和你谈谈】

对任何劫镖喵来说,虽然拿到战阶很高兴,但沙盘只剩下一块蓝色时,这意味着连镖都没得劫,人生瞬间空虚得只剩下打罐子。

好歹,留下南屏山和巴陵啊!

陆煌第一次见到李君心,是被逼无奈只能在南屏山劫镖的低潮期。

讲道理,只剩一条路就意味着要不没人跑商,要不组团跑商,看着一堆四五万的大号浩浩荡荡踏着陷阱而过时,陆月已经在看哪个小姐姐胸大,哪个小哥哥颜正了。【顺便说一下,要是跑商路上遇到莫名被锁但是没人打你,说明这个明教只是想调戏你,或者自知打不过你,什么都不用做继续跑就是了。

陆煌,陆月和陆炎三只喵已经咸得铺陷阱玩了,这时,李君心这个小军娘进入了视野。

这种沿着河滩,一个人跑商的小号,对劫镖喵来说是堪比小鱼干的完美猎物,三只喵饿狼一样冲上去,人头和碎银都是靠抢的!

“你等着,我pvp练起来我就打你!”李君心躺在南屏冰冷的河边,气得腮帮子都鼓起来了。

隐身慢了一步的陆煌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这小军娘在和自己说话。

“好。”

陆煌想了想,觉得这样回答应该没错的。

李君心更气了。

沉迷劫镖和撸猫的陆煌没怎么弄装备,等在黑戈壁再见到李君心时,君心已经是个比陆煌还大的帅气军娘了。

见到认识的人陆煌挺开心的,因为职业原因【。】陆煌至今在中原认识的人都不多,眼熟的几个不是仇人就是同僚,本来是来收割小号和残血的陆煌悄咪咪摸到李君心旁边密聊过去。

“嘿,我在你旁边呢w”

君心:“=_=”

和密聊声音一起响起来的,是战八方的声音……

陆煌觉得,李君心和唐不苦搞不好会很合得来。

装备的差距一定程度是可以通过手法弥补的,反正陆煌是很开心地捡起了李君心的碎银。

浪完黑戈壁便又是劫镖的时间了,即使生意惨淡,也阻止不了陆煌的事业心(๑•̀ㅂ•́)و✧

朝马车夫方向飞去,刚落地打算调休,就发现不远处坐着个唐门。

唐笙箫觉得自己太特么背了!

一趟牛车下来没注意武器居然坏了。唐笙箫蹦跶着努力往马车夫方向跑,。

陆煌刚决定隐身摸过去,结果正巧唐笙箫转过头……朔风吹过,陆煌和唐笙箫两厢对峙大眼瞪小眼一时谁都没动。突然,唐笙箫唰地扒掉了自己的衣服。【一键换装】

“正面上我!”

陆煌:“……”

如你所愿。陆煌冷漠脸拔出双刀。

陆月:有人看到你和一个唐门在黑戈壁打情骂俏。(还是个男的)

陆煌:……

…………………………………………………………………………………

你们不要误会唐笙箫啊,这孩子挺好的,就是越紧张越容易说错话那种。

记一只炮萝

最早进游戏的时候,我选的唐门,因为我是四川人【正色】
那是我第一天进游戏,刚出村来到唐家堡,在见唐老太太前先在大院子打个坐,就见一个唐门从天而降摔死在了我面前……
这一幕绝对是我唐门生涯的阴影。
当时没忍住发出去一排点,炮萝当时就跳了起来,面对着我打坐。
“咳,其实我是唐老太太派来接你的,不用紧张,刚才那是意外,我大唐家堡是特高端大气上档次的高冷杀手。”
嗯,不包括眼前这个人的话我还是信的。
然后炮萝就坐着,滔滔不绝地跟我讲述唐门的高贵冷艳……
我觉得这妹子有点二,为了掩饰摔死在别人面前的尴尬这么拼,心疼,同意好友请求。
我等级太低,看不到她等级,但看她穿着校服,想当然以为很牛逼,当时愚蠢的我还不知道有种东西,叫拓印……
刷了会儿级后,炮萝说要带我唐门密室。
我油然而生一种被妹子带的激动和忐忑,后来在看到她摔死在天坑时,我才明白这份忐忑从何而来……
因为不想再飞一遍,她选择了原地复活,然后……她跳不出来了……
我保证真的没有笑,没有捶键盘!
最后,在我再三保证一定等她后,她居然出地图直接神行密室。可以的。
大家都知道唐门密室前面有石柱子,那柱子第一次看还真挺唬人的。炮萝拍了拍胸口说等我,然后我就看到她行云流水地从第三个柱子那儿掉了下去……
等我跳过去后,她还在想办法爬上来,于是我再次说服她自杀……
后面不想说了,我只是对她死都不愿意查攻略的固执感到钦佩和无语。
最后出唐门密室的时候,我都有种重新做人重见天日的感觉了。

当天她在我面前死了七次,摔死两次,自绝两次,三次就唐门密室骰子那儿……
她的蠢萌让我对她的游戏人生充满敬意。

无题系列-壹(完)

“喵萝”是喵哥以前的jjc队友,也就是基友代练那段时间,两个人玩的很好,相处时间不长但很合得来,虽然“喵萝”后来转了阵营,不过平时在野外遇到倒是很和谐地互砍打招呼【。】

喵哥第一天在阴山茶馆遇到现在的喵萝时,也跟往常一样上去就是一刀,结果没想到两下就把人弄死了……

喵哥想了想就知道不是一个人,那人没耐心做茶馆,被攻击后也不会跟个小白一样手忙脚乱,看着笨得也不像盗号的,再一思考就记起说是帮别人练的号了。

一开始也就逗逗喵萝,毕竟现在形象和以前那个人头狗对比差别太大,显得特别傻白甜,喵哥想到能把那家伙压着打还挺有快感,后来是觉得这逗一逗就炸毛的小猫挺有趣,阵营完就当日常每天都来刷一下喵萝。

等喵萝躲到太原后,他才发现喵萝竟然迟钝到现在才发现他。

这么久才刷出存在感,喵哥有种挫败感,三言两语又撩拨得小猫炸毛,喵哥摸了摸自己翘起的嘴角,觉得怎么着也要把小猫的声望刷成友好吧,亲密就再好不过了。

喵哥是个典型穷pvp,接接悬赏做做牛车劫劫镖,日子勉强过得去,换个装备就接近赤字,再多是没有了,而且他还懒,劫镖得穷得买裤子了才去。

所以看到小猫亮闪闪的脚气马和同骑邀请时,喵哥大男人的自尊一时熊熊燃烧,接了俩晚上的本,就为了骑着和脚气马黑白配的踏炎去跟小猫显摆。

当然,这都是不足为小猫道的男人的小秘密。




喵萝看着骑着威风凛凛的踏炎的喵哥,嗯,很帅,就是晃来晃去怎么看怎么幼稚。喵萝以一种怜爱(?)的心态交易了喵哥几筐皇竹草,喵哥差点扑到她脚下要以身相许。等喵哥把皇竹草贴到帮会频道嘚瑟后,喵萝被几个军爷随时会扑过来求嫁的眼神吓得神行回了门派。

跑到明尊前去拍孔明灯,想了想,跑到帮会yy挂着涨贡献。

没有攻防也没有帮会活动,那群寂寞的pvp时不时在上面呼唤jjc队友。

喵萝觉得pvp真是个神奇的种族。热血得不得了,每次看他们攻防各种“自在逍遥”“浩气长存”刷的不亦乐乎,谁输谁赢争得你死我活不共戴天,偏偏又各种逗比,完全不想承认自己被他们杀过,喵萝听过帮里的55,没听完就笑得坐到了桌子底下……

正发着呆,耳机里突然一声,帮里的水叽喊着喵哥。

“你真特么怂,和尚jjc都散两个队了,你还准情缘,不过就你这逗比样妹子指不定怎么发卡呢。”

“说谁呢?怂什么怂?!有本事开红啊!”

“呸,谁跟你开红,老子刚捡完肥皂回来,有本事野外见,你有本事炸真橙啊!”

“你以为我买不起啊!”

“你买得起啊!”

“握草……”

喵萝喉咙里的召呼噎住了。

喵哥有情缘了?喵萝怔住,点开yy,确定在麦上的那个人是喵哥没错。

摸了摸胸口,有点失落,并不明显但无法忽视,喵萝靠到了椅子上。

喵萝看着屏幕发了会儿呆,yy里喵哥和水叽还在那胡言乱语扯犊子,喵萝不是很想听下去了。虽然这种时候她应该上去调侃一下喵哥春天还没到呢,哪家妹子这么不走运给你看上……

不想说。喵萝咬了咬唇。

“诶,楼下谁啊?新人记得改名片啊。”

喵萝回过神,才发现自己昨晚听课的马甲还没改过来,于是爬上麦。

“我,喵萝。”

“……”

喵萝似乎听到了一阵手忙脚乱的声音,正要问,就听到水叽憋着笑的声音传出来。

“那个,你从哪儿开始听的?”

“你们还没上我就挂着。”

“哦~”水叽装模作样地发了个一波三折的音,然后就没了动静,喵萝觉得气氛不太对思考着是不是该调侃吐槽救个场,这边水叽已经把名片改成了【真特么神助攻的水叽】。

这时帮里的军娘找到喵萝。

“你不会没懂吧,喵哥要追你啊。”就二叽那货智商能神助攻,老娘都能开婚介所了。

啊?

信息量有点大,喵萝晕乎乎地看见yy窗口后面的游戏画面里多出一个人站在她旁边。

“你是不是都听到了?”

“别不理我啊!”

“你我不用你这么快答复,我还在追啊!”

密聊一条条地过来,叮叮咚咚的,即使披着喵哥的皮,喵萝还是觉得大男人撒娇……嗯,怪恶心的,一点都不萌,嗯,一丁点都不萌。

“咳咳。”

喵萝打断喵哥。

“好像听到有人要当我情缘啊,想当情缘缘不得有点表示?”

呃,喵哥看了眼可怜兮兮的装备修理金,咬咬牙。

“来吧,媳妇儿,要什么,咱买买买,刷刷刷!”

“难道我还要你个穷鬼养?”喵萝抖了抖红发和粉白菜,“要你还不如要个木武童。”至少木武童还能被我打呢。

“不能这么说啊媳妇儿!我可是比土豪山庄的黄鸡还有钱的喵,水叽包里才两百金,我好歹还上千了!”

喵萝赶紧打住走向开始奇怪的话题。【太可怜了,越说越可怜】

“那你先把捡我的碎银和人头还我啊!”

遭了,家暴黑历史……

喵哥苦哈哈地笑,觉得这能成为一辈子的帐……

“哈哈哈哈好说好说,我们组队去瞿塘劫镖,碎银都归你!”

“人头呢?”

“开红要进监狱的,为夫有浩气小号,打不还手怎么样?随便蹂躏行不行?”

一个门派日常的喵飞过来,拜完明尊,默默地带上帽子飞走……(瞎了老子完美的鸳鸯眼)

喵萝有些尴尬:“不能密聊里说吗?”

“嘿,好不容易有了情缘缘,就是要拿来秀的啊,我就喜欢单身狗看不惯我还干不掉我的样子!嘿嘿!”

握草……

喵萝觉得手有点痒,对面的喵头上简直顶着一个突破天际的“贱”字。

“走走走,三生树放烟花去,水叽居然敢嘲讽我买不起真橙,他连放的人都没有呢!”

喵萝无奈地答应,正要走,就听到喵哥说:

“你把大帽子摘了吧,丑,本来人就矮,这么大顶帽子看着就剩四头身了,我还要截图呢。”

“你滚!”






————ok,end了


关于劫镖日常

……我能说太忙了我基本快忘了这篇文了吗……
抱歉了还在看的小可爱
这篇文本来诞生于我对某炮的怨念,下笔的时候是决定干【。】翻不苦让他哭着说不要的,然而现在执念已经淡了,打不过我还不能塞他一嘴糖葫芦吗?所以肯定大概也许是不会出现煌色情节了,啧。
我才不会说我浩气喵号居然被拉进了不苦的帮会,帮主还被我恶人号怼过……要是暴露了我肯定会拉拉我进帮的霸刀下水说都是这个人指使的他妄图夺权篡位很久了!
所以亲爱的朋友如果你觉得有些似曾相识,那绝对是你的错觉……

这篇文大概不会更的很快,因为我都是写一些我劫镖的趣事改的,果然艺术源于生活啊【喝茶】

陆煌劫镖日常 chapter.6

陆煌说完这句话后,气氛诡异地凝重了起来。

唐不苦微妙地转了转脚尖,在大轻功飞走和一炮肛死陆煌之间犹豫不决,虽然帮里经常有妹子腐啊萌啊说来说去,但活生生的基佬还是第一次见,和正常人也没什么区别嘛……不对,还是有区别的,比如说那玄妙的脑回路。

完全没觉得哪儿不对的陆煌刚要开口说话就被突如其来的魂锁打断,突然冲出的明教贱兮兮地在地图上打铃:“我找到巴陵劫镖那狗比了!有仇的来报仇啊!”

明尊在上,他老人家看到自己曾经最良善的弟子如今在浩气人人喊打不知做何感想……

陆煌肯定是想不到做完牛车后去劫镖有哪儿不对,就像他意识不到在黑戈壁刚掉了碎银在跑商时又遇到这货劫镖时,浩气小伙伴心中那宁肯埋掉碎银也要弄死这货的恨意,就算最近在黑戈壁随便点个红名,对方看的都是他,陆煌也只是认真思考了一下自己最近是不是变帅了。

这种完全无意识的穷凶恶极……嗯,可以,这很恶人谷。

被缴械后蹑云跑开,陆煌刚决定隐身大轻功跑,就见本帮一个个明教跟蘑菇啊不就神不知鬼不觉地跑了出来,陆月三两刀砍死了被缴械的浩气喵,然后浩气小伙伴也很快赶到,原本宁静的小树林马上就展开了一场火拼,还不时有人问那狗比在哪儿老子没焦点……

陆煌的帮明教很多,偷袭劫镖有奇效,这种混战就没什么优势了,在主力dps赶来之前所有人都决定先撤,于是噌的一下火拼瞬间少了一半的人,留下视野里一个红名都不剩的浩气小伙伴数脸懵逼。

……

握草你大爷!

明教团集体隐身这种不要碧莲的情况,堪比鬼网三让人心里发凉同时超想骂娘。

唐不苦的帮会在世界上刷着屏骂这些明教,然后被中立的233333反刷了屏。

这突如其来的事件打断了陆煌那句“既然这样那我们交个朋友吧”,这误会越发深厚了,真是可喜可贺【。】

而陆煌他们帮会已经一致决定了以后野外都和陆煌一起浪,因为除了少数几个丐帮,陆煌已经超越丐和苍爹,成为了恶人的第一脸T。【某受益丐:跟煌哥一起连奶妈都不会雷霆我了ヾ(Ő∀Ő)ノ】

————-

肯定很多人都忘了谁才是帮战的罪魁祸首……

陆煌劫镖日常 chapter.5

这几天陆煌没有劫镖。

不是因为怕看到唐不苦,而是因为是小师妹惹着事儿了。

这几天城管查的严,小师妹就重新干起劫镖的副业,不知在哪儿撩到个犀利的丐哥,两人在瞿塘浪的风生水起,没一会儿队里又加进来个苍爹和军爷,四个人几乎把跑商路给堵了,来一个劫一个,当了回瞿塘门神。

小师妹,也就是陆月,在盾舞和战八方里捡碎银捡的盆满钵满,银子早超上限捡不了了,但他们也走不了了。

他们也是背的,老劫着一个帮会的小号,人帮会被小号的击杀喊话给刷了一下午,一个帮的人能不怒吗?于是帮会一小半的人跑来瞿塘,沿着路护镖,看着他们四个就冲上去打,苍云坐鸟跑了,于是又满地图追杀......从路上打到河边,又从河边打到驿站,驿站的隐元阿姨都不放过,引走阿姨又打到小集市,最后四个人好不容易才找着机会神行走了。

所以才有小师妹头顶金字,带着另三个头顶金字的人来找陆煌。

“给你找了生意,赏金五五分!”

“......”

“顺便我们还被那个帮会全世界通缉了,今晚还打帮战呢。”

“......”

师妹来中原几年,越来越熊了......

“......你们到底对那些小号做了什么丧心病狂的事?”

“就一小丐帮,劫了一次本来说放他走的,结果他回来冲着我就怼,谈判也没结果,于是在复活点轮红了他衣服。”

“......”

“还挺血性呢,都不躺复活点。”

陆煌......陆煌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于是克扣了了小师妹一个月的小鱼干!【陆月:人干事?!】

虽然不认可小师妹的做法,但已经发生了,陆煌也不能看着小师妹被欺负,于是这几天日常陆煌就一直跟着小师妹当保镖。

但是在砍了两天第七个追杀小师妹的人后,陆煌觉着有点不对劲儿了。

“师妹是我错觉吗?我觉着这帮会有点眼熟。”

“没啊,这是唐不苦他家帮会。”

“......”

陆煌顿时觉得,他和唐不苦可能真是冤家,这辈子没好的时候了......

 

帮战在黑龙打。

陆煌刚来就看到了唐不苦,比焦点还管用。这种老是得罪又老是遇到的情节,大概也只能用孽缘来形容。

陆煌默默的隐身跟过去。

黑龙的参天巨木,深邃的沼泽,潮湿的空气,怎么看都像杀人藏尸的好地方,帮战为啥要在这儿打呢......?

唐不苦在那儿发呆。

唐不苦今天穿了套朔雪,梳得极漂亮的辫子一下就戳中了陆煌,竟然鬼(xiong)迷(xin)心(bao)窍(zi)般(dan)锁了他一下,随手摸了把辫子。

对,陆煌是个辫子控,尤喜欢松散的长辫子。

辫子入手的手感太好,顺滑柔软,陆煌锁了人之后竟然忘了先跑开,在陆煌愣神的时候,唐不苦已经切了心法,在脚下铺了个天绝地灭......

被群出来的陆煌和唐不苦【跟两个傻哔一样】对视了两秒,陆煌话还没说出口就被天女和化血镖糊了一脸,也几乎是下意识的,陆煌流光缴械一套爆发。

陆煌身手很好,不然也不能把劫镖事业发扬光大,加上明教对唐门的压制,唐不苦还真没办法在陆煌手下讨着好,眼看唐不苦就要被陆煌打伤了,结果陆煌【这个逗逼】突然隐身喊了一句,

“对不起我错了!我不该摸你辫子!”

唐不苦手中弓弩一滑!

然后就被驱夜收走了最后一滴血......

看到躺在地上的唐不苦陆煌是懵的:“对不起隐身一结束下意识就......”

“......”

“要不你起来我让你打回来?”陆煌看着点点有点慌,马上补救。

你们别说陆煌怂,因为他本来就在心虚啊!

唐不苦想了想,坐起来打坐回复,陆煌殷勤地给他喂截啊不糖葫芦。

唐不苦嚼着糖葫芦盯着陆煌看,看得陆煌更心慌。

“唔,我觉着你很怪。”唐不苦含着糖葫芦含糊不清地说,看陆煌的眼神就像在看什么稀奇物种,“因为你做的事都很奇怪。”

是因为救他?还是摸头(调戏)?还是摸辫子?陆煌默默想着。

好像是有点奇怪......

但归根结底的话......

“大概是因为我喜欢你吧。”

陆煌完全没过脑子。

唐不苦看陆煌的眼神更奇怪了......

 


无题系列-壹

喵萝是个PVX。

每日日常就是茶馆和瞿塘,采药搓飞鱼丸赚钱,从五十级后就没有一个人打过本,喵萝表示连二十五人本的大门都没见过。

又一次更新换代,喵萝身上那套差不多就跟不上时代了,正好又赶上期末季,于是喵萝把号交给同寝玩屁股的姬友,让她帮忙照顾一下,能换套好点的衣服就最好了。

等假期上线,发现自己在除了拍照从来没有去过的昆仑时,喵萝是懵逼的。头像下浩气的标志简直瞎眼,再看衣服......哦呵呵,一万七的PVP装分,22都八段了内~

尼玛......

喵萝心情无比复杂地接受了据点任务......

喵萝依旧还是茶馆瞿塘,偶尔在偏僻的地方愉快跑商,但世界确实不一样了,对她来说。

一开始她连红名朝她跑过来都不知道害怕,现在已经死得学会减伤脱战跑了。在第五天又坐在阴山茶馆复活点时,她终于发觉,这个怼她的红名有点眼熟啊。

两天后她知道了,因为这两天都是这位同门送她去的复活点。

可惜她已经不是中立了,(甚至不是小号)不然这种蹲茶馆的人渣咱们就等着贴吧见!

默默换了地方,等喵萝躺在太原茶馆复活点的时候,才明白那个人渣不是蹲茶馆,而是在蹲她!

喵萝终于没忍住密过去。

“我们有仇?”

“杀红名不正常?”【你为什么要开着阵营做茶馆...】

“......我竟无法反驳......个屁啦!你不觉得最近杀的红名特别眼熟吗?!”

“哦?”

“哦尼妹!”

气疯了-有钱人-喵萝直接悬赏了喵哥。

本以为从此能过上安稳日子,再不济能让喵哥知道厉害,结果第二天喵哥飞过来点她交易。

“啧啧,真浪费,我换了个戒指,退你200金。”

喵萝气得当场就朝他扑过去,然后血溅茶馆......(你对得起你的装分吗!)

喵萝其实很喜欢跑商,就是太不安全。倒不是怕死,但如果镖银掉光了就真没意思了,所以喵萝会挑着攻防大号都不在时偷偷跑。喵萝帮会是中立休闲帮,没点骑马跑商,喵萝只能靠小短腿刨,情况不对就隐身。

即使这样,在瞿塘峡还是遇到了宿命的劫镖恶人。

喵萝站在道长的吞日月里干脆的双手离开键盘......然后看到面前突然出现了一只喵哥,三下五除二就把她砍倒了......

劫镖道长在附近打了一排点,站了一会儿就飞走了,喵萝心情复杂地看着喵哥捡起她的碎银。

“你不去攻防吗?”

“排队呢。”

“那你没事跟着我干嘛?”

“劫镖啊。”

“尼玛!”

喵萝回了营地,简直不想看到这个人!

但喵哥马上就密了过来。

“真生气了?”

“要不我把碎银还你?”语气稍微有点勉强。

看着又飞到她面前的喵哥,喵萝无力了。

“你怎么老能找到我......”

“焦点啊,知道你在复活点就好找了。”

喵萝知道焦点,不过作为一个PVX,她从来没用过。

喵萝继续跑着商,但一想到身边有个隐身的喵哥就觉得瘆得慌,于是把密聊翻出来点喵哥组队。

喵哥乐了。

“行,我来护送你,有人劫你镖我就先劫了。”

“......尼垢!”被系统烦,身边还有个烦,喵萝都要气成呱太了。

“诶,你干脆转到恶人来,这样我就可以直接带你跑商了。”

“我想退阵营。”

“别呀,阵营多好玩啊,我跟你讲恶人谷可漂亮了,谷主是个大帅哥,还会吹笛子,你来恶人我就带你去听,吹得特别好听特别感人。”

全地图成就通的喵萝当然知道说恶人谷漂亮那是扯淡,但那谷主和他的笛子嘛,她还真没见识过,加上喵哥那通胡诌,她还真有点好奇。

这时,喵哥突然就不见了,喵萝不由愣了一下。

“哎呀,忘记取消排队自动进入了。”喵哥密过来。

喵萝失笑:“那你先攻防吧,我跑完就去转阵营。”

 

转完阵营的喵萝跑到昆仑又接了次跑商,跑完顺便就在昆仑等着喵哥,不是她一个人去不了恶人谷,而是今天是周日。

喵哥出来后找到喵萝,特别夸张地绕着她走了一圈。

“不错不错,新鲜的恶人喵,人都又靓了一圈!”

喵萝差不多都要习惯喵哥的不正经了,没理他,拉出马来邀请他同骑。

喵哥愣了一下,还是接受了。

“嗯,我觉得我也该买匹好点的马了。”喵萝的脚气马闪到了喵哥的眼。

“你什么马?”

“红鸣马......”

“......”

男女的同骑动作是女生娇柔地坐在成男怀里,喵萝看着心头有些莫名。

“明明是我的马,为什么是我坐你怀里,弄的像是我才是搭马的那个。”

“你想我坐你怀里?”

“......”喵萝想了下,觉得那画面不能看。

两人直接冲到王谷主面前,后果是喵萝屏蔽了喵哥一天。

喵萝加了阵营,就跟帮主说了一声退了帮,然后被喵哥拉进了自己帮,比较熟的几个亲友不舍地咬着手帕跟她交代江湖凶险如果混不下去了她们那儿小药可以打折......

喵萝表示友谊的小船交代在了八五折里。

喵萝加入这个中恶大帮后,觉得打开了一扇新世纪的大门。她以前觉得喵哥是个奇葩,在听了老王笛声和看了帮会频道后,觉得这搞不好就是恶人谷的画风......

喵萝晃眼看到帮会频道出现自己的名字,但随即喵哥就密了过来。

“茶馆卟?”

把这个人和茶馆一联系,喵萝就起了鸡皮疙瘩。

“你蹲茶馆小心上818!”

“不是,我想攒个侠义项链。”

理由如此正当喵萝反而噎了一下,然后有些好奇。

“那你之前怎么老杀我?”

“......我都对你这么好了,你怎么能翻旧账!”

“没看出你对我哪儿好了......”

乱侃一通把话题带走的喵哥,眼神其实有些复杂。

 

 

—————————————————————

具体怎么复杂下次码,不跑商不休闲的我不知道文里有没有bug,有的话请麻烦指出。谢谢。

 

 


陆煌劫镖日常 chapter.4

现在的情况有点尴尬。

一只软萌可爱完全不明世事的单纯小猫,一个违章占道随时掀摊子跑路的现在满脸我就是路人不认识那个明教的小贩,一个正义凌然英气勃勃穿着唐家堡特色某种意味很强衣服的唐门,揪着一个貌似猥亵不成反被抓但看脸还是有一堆人自己张开腿的西域大汉(。)

这边的情况简而言之可概括为: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陆煌想了很久,觉得自己不能做第一个说话的人。

“你好”什么的在被钳制的情况下感觉非常微妙,解释“我就是刚才突然觉得你很可爱”这种几乎是继续刚才的调戏动作的话,陆煌怕唐门那尖利的指套会一不小心直接插进他的脖子,道歉的话就是默认刚才就是调戏那他的清白就洗不干净了!【小师妹表示那种东西本来就没有】

“可以。”

在陆煌绞尽脑汁的时候,唐门一句没头没脑的话算是打破了这尴尬气氛,虽然这下除了猫,在场的两位都是满脸黑人问号。

“我可以接受这单寄养。”唐门自觉解释了一下他过于简单的表达。

 

 

即使现在成了唐不苦的老板,有种微妙的亲密感,陆煌依旧没有停下劫镖的脚步。

毕竟是篇劫镖日常......

但是最近陆煌的生意却不怎么好。

原因是同行太浪,一不小心巴陵就变成了战场,当看到有人拉大旗的时候,躲在大树后的陆煌心里是懵逼的。

有点劫镖的素质好吗?!这么浪你们是很容易失去你们的碎银的!

当战场从菜花田转移到大路再到隐元阿姨面前的时候,陆煌已经关掉阵营隐身在山上看戏了。陆煌亲眼看到一个小万花刚神行过来,看到眼前的画面后,果断在无敌时间内自绝经脉选择了死亡......

陆煌乐了,然后默默混在人群里捡碎银。

捡着捡着,陆煌突然感到背后一寒。这感觉太熟悉了,对陆煌来说这几乎已经变成唐不苦出现的特效了。

果然,唐不苦就在不远处望了眼这边,不过没加入,他在护送老板。

陆煌大轻功飞了过去,吓得老板小纯阳一哆嗦,唐不苦也眯起眼睛端着千机匣看他。

“不劫镖,现在反正没事,我也来护镖。”

陆煌忙解释,生怕唐不苦下一秒就开仇杀。

唐不苦想了想,算是接受了陆煌的解释,转身上马继续跑。

但不知是看到有陆煌在心里有底怎么着,一个藏在路边的小明教突然流光冲了出来,对着小纯阳就猛砍。

唐不苦反应迅速,三两下击杀了小明教,结果转头就看到老板倒在了陆煌脚下。

陆煌欲哭无泪用比纯阳老板还苦逼的表情解释:

“我下意识一个破,没想到老板残血了啊!是BUFF烧死的不能怪我!”

陆煌......这次没卒,他大轻功跑了,但跑的路上一直想着要不要回去认错求唐不苦一人做事一人当,千万不要迁怒到妃妃头上。

如果是RPG游戏的话,陆煌可以想象在唐不苦那儿他的信用值可能已经down到负了。